Tomrily.

Asa×Highmore · Closer

ZHONGQIII:

BGM☞Understand - Shawn Mendes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他。”阿沙不自觉地将手机握紧,“刚刚下楼的时候我和他打了个照面,我都不舍得将我的视线移开——琳赛,你真该看看他那时候抬头看我一眼的样子。”


 


      他有些平复不了自己的心跳,满脑子都是“弗莱迪·海默”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还有几分钟前对方在楼梯上看向自己的目光,他甚至在那双澄澈的眼里看到了慌慌张张摆出得体的笑容的自己。


 


      狼狈。


 


      琳赛的笑声从听筒里传来,夹杂着呲呲的声音,有些失真。作为阿沙十年的好友,她清楚地知道对方坠入爱河的样子,“嘿,我记得你上一次这么紧张是……上学期的期末测试。”


 


      “天哪,求你现在别拿我开玩笑。”我有那么紧张么。他揉乱自己的一头黑色卷发,转头看着教室的窗子,意识到自己正不自主地咧着嘴笑时,他转而盯着自己自然地踏出节奏的脚。像个傻子一样。他笑自己。


 


      “刚入学的时候我就看到在礼堂里致辞的他了。他看起来就像是……像是在发光,让人不由自主地盯着他不放。我活到现在知道的所有美好的词语都不够用来形容我眼中的他。”距离放学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他看着冷清的过道,换了只手拿着手机,索性就在门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副准备长聊的样子,“就是那种感觉,我每次在校园里看到他都会这样。我甚至为了他加入话剧社团,天知道我有多喜欢在舞台边上看他投入戏剧的样子。”


 


      “行了,阿沙你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爱起来就像是戴着过滤镜看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虚无,你的一切就只有他了。”琳赛对自己清晰透彻的解读让他不禁叹了一口气。


 


      社团面试的时候,他因为海默多问了一遍自己的名字而紧张到说话不利索;汇演的时候,他也因为太专注对方纯熟的演技而差点忘记布置场景;每一次在校园里远远地看见在一堆朋友中间笑得灿烂的海默,他都有一种想拿起相机来记录的冲动。


 


      那双像琥珀一样令人心动的眼睛,拥有最璀璨的光芒,在看向他的那一刻,让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我尝试着了解他,想要融入他的圈子,但事实上——”他望着天花板上那盏亮得过分的灯,有些苦涩地鼻酸,“那些前辈我都认得,可我就是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和他聊上几句,更别提告白了。


 


      “我喜欢他。


 


      “我总会莫名其妙地想到他,仿佛想他这件事就跟呼吸一样容易,一样必需。”他长长地叹气,顺手摘下眼镜,盯着脚尖,在琳赛最后几句寒暄过后挂了电话,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整整八分钟,又将它收进口袋。


 


      他从没想过会遇到这样令他悸动的男生,就像他想不到关了灯走出教室之后,可以在无人的过道里看到他——看到弗莱迪·海默。


 


 


 



 


 


      大概是开学那会儿吧。海默在脑中细细回想,青涩的蓝眼睛少年总是盯着自己不放,社团面试的时候也因为自己问了两遍问题而显得格外的紧张。汇演的时候他也总能感觉到舞台侧边那个隐在幕后的男孩将自己的注意力毫无保留地投在他身上,被人催促更换场景的时候那种慌慌张张,一副新手样子的他也让海默有些绷不住脸上的表情。


 


      他正想着,那个人就从楼梯上迎面走下来。本想低着头装着没看见就擦肩而过的,海默还是忍不住抬头,视线在空气中微妙地碰撞,对方没来得及收回的眼神似是在注视着什么珍宝,大大的蓝眼睛中写满了慌张,四下张望过后只是幼稚地伸出手,僵硬地笑了笑,“嗨……”


 


      他一时不知道回什么,只得回过头专注于脚下的路。


 


      事实上,这让他后悔。就算是笑一下,回一句问候也可以啊。他翻了个白眼,将脑袋埋在臂弯里胡思乱想。


 


      阿沙——阿沙·巴特菲尔德。他记得这个名字,一旦想到它,就能马上在脑中构出对方的模样,尤其是那双眼睛。海默换了个角度继续闭着眼。像现在这样想出他的样子之后,高兴悲伤,亦或是愤怒的,痴痴的样子都可以清晰地被他勾勒出来——没有什么比这更生动了。他又开始想起对方像是细细碾磨的红豆沙质感的迷人声线。


 


      这么一来,他意识到自己从来没跟阿沙当面说过话。身边的朋友都和他混得很熟,唯独自己像是被一个圈子圈起来了,又或者——他就好像阿沙心中可望不可即的东西一样,和那些朋友不属于同个层面。


 


      那自己对他是什么感觉呢。


 


      海默猛地从臂弯里抬起头来,从黑暗里挣脱出来的眼睛里一片模糊,过了一阵他才意识到墙上挂钟的指针昭示的不算早的时间。他开始收拾书本,想到刚刚突然出现的问题顿了顿手上的动作,却还是决定将它抛到脑后。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大概的想法。像今天这样的思考也不是第一次了,发呆的时候也常会想到阿沙那副恨不得过来搭讪却又毫无勇气的样子,对方估计也不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他的注视很久了。海默总是不想承认自己偶尔对他的注意,每每想起对方又会不自主地想要先他一步勇敢一点。


 


      该死的青春期少年的心事啊。他像个看透了很多的成年人一样笑着叹气摇头,踱出教室,尽力地忽视莫名的心跳。


 


 


      空空的过道里除了他的鞋子和地面摩擦的声音,还隐隐有人的说话声。他鬼使神差地在一楼尽头的那间教室门边停了下来——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声音。


 


      他稍微探一下身子就可以看见阿沙讲电话的样子。明明可以离开却定在原地,海默将对方所有的话语,通通收入耳中。


 


 


 



 


 


      “嘿……我并不知道你在这里。”他拼命压制住自己想要问对方听到多少的心,强装镇定地抬手又放下。


 


      “几乎全部都听到了。”一句话让气氛冷到了极点,海默开始嫌弃自己不怎么利索的嘴巴,“我也不是有意的……”


 


      “嗯。”阿沙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他从没想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对方聊天,这种莫名尴尬的感觉只让他想逃。“你越是喜欢就越不勇敢。”——他清楚地记得,这是琳赛对自己的评价。


 


      他的手不住地在包带上摩挲,先对方一步说了“再见”,便打算离开。他知道自己会有多后悔,只是,如琳赛所说,他太喜欢,所以太过胆怯。


 


      “嗯……我们可以多聊聊,可能不只是你有这样的感觉——我的意思是,双向暗恋可不是件好事,阿沙·巴特菲尔德先生。”


 


      他觉得自己好像过滤掉了周围所有的一切,眼前只有阿沙缓缓转身后,惊喜地看向自己的那双蓝眼睛。






_




学考结束的我正在享受八天半秋假QWQ终于把欠朋友的cp文补上了..事实上不知道这cp要叫啥TT把俩男神凑到一起写了篇鬼东西,如果能有人看到这段话——那是真爱啊TTTT要抱一个


很久没找回以前写文的感觉,然后也很久没有频繁更文了,要给一直以来对我不离不弃的小伙伴笔芯TT晚安啦❤

Asa×Highmore · This Time

ZHONGQIII:

BGM☞More Than Words - Extreme






 


 


      他搓搓双手,速度飞快地将礼物装进盒子里,又麻利地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希望您有个难忘的夜晚,新年快乐。”他注视着对方充满笑意的双眼,目送她转身走出自己的视线,随即握了握拳,伸了个小小的懒腰,将胸口印着“海默·弗莱迪”的名牌扶正,轻轻地抚过它凹凸不平的表面,再度低下头看着手上的账单。


 


      “不好意思,它的底座……”他仔细看了看手上的水晶球,撇了撇嘴,目光随着那其中飘落的雪花移动,“它的底座有些掉漆,有全新的么?”


 


      “它是最后一个了。”海默眯着眼盯着水晶球几秒,摆出一个遗憾的表情,飘忽不定的眼神不敢对上他执着的目光,“很抱歉。”直到对方悻悻地放下手中的水晶球,转而注视着别的小玩意儿,他才全然放松下来。


 


      上一次见到这位先生是两个星期前,他也像今天一样在角落一个人安静地挑礼物,偶尔抬头对上自己直白而炽热的目光时,也会微笑着点头当做是打招呼。海默抑制不住自己失控的心跳,只能像两个星期前一样慌乱低头,假装平静,亦或是对眼前的顾客格外热情来试图忘记那位先生的存在。


 


      海默的余光几乎收揽了对方所有的动作,他在旋转木马奏出不太标准的<献给爱丽丝>的旋律时推推眼镜,一手拿起铃铛一手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他在对方转头的那一瞬间低头,在走向柜台的脚步声中佯装疑惑地抬头。


 


      “就这个吧。虽然它有些过于简单和幼稚了。”他笑着摇摇手上粉红色的铃铛,将其轻轻地放在海默的账单边上,“但是它对于一个六岁的侄女来说应该足够了,不是么?”


 


      海默包装礼物的动作变得格外的慢,时不时的深呼吸让他看起来像个呼吸困难的病人,他躲避着对方的目光,低垂着眼细细地扎着一个蝴蝶结。思来想去,他还是打破他们之间只有收钞点钞声的尴尬,“我想一个六岁的女孩子说不定会更喜欢带有铃铛的洋娃娃。”


 


      他的目光随着对方的手移动,不断重复那个从笔尖下流露出来的名字,“巴特菲尔德先生。”


 


      阿沙条件反射地抬头,带着来不及收起的笑容,撞上海默专注的眼睛里的自己,他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将手上压着的签好的单子递给对方,将些微滑下鼻梁的眼镜推上去,“我本以为新年这种时候会给我赠品的——那种讨人喜欢的小礼物。看来我必须要为了哄不满意的小女孩而再来这里一趟了,海默先生,毕竟这里——”还有你这样拥有一双迷人的眼睛的人。


 


      他把剩下的语句生生咽进肚子里,目光游走在眼前人胸前的名牌和他不同于之前的回避,此刻直视自己显得十分直接和专注的眼睛上,低下头笑了笑,一手拿起包装好的小礼物,转身朝门口走去,“新年快乐。”


 


      门上碰撞发出清脆声响的风铃和身后不小心碰倒椅子的匆匆脚步一同响起,阿沙的手紧紧抓着门把,冷风从推开一半的门缝中钻入,将着急跑来的海默的刘海吹得凌乱。紧张时连手都不知道放哪里的样子和他从前每一次来时看到的如出一辙,阿沙松开门把,毫不躲避地直视他四处躲闪的目光。


 


      他感到自己的手被海默小心地抬起,缓缓地抓住对方精致的领结,海默的双手包裹着自己有些降温的左手,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词。


 


      “新年快乐,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充当那个讨人喜欢的赠品,巴特菲尔德先生。不过你可能还是得回到这里来——”


 


      “毕竟这里有你。”他笑着,清楚地知道海默能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到唯一的他自己。






_


以上!讨人喜欢(???)的新年礼物!


憋了好久才出来的AH><答应了一个朋友要写 现在兑现诺言啦TT本来想的是两个人演过的角色拉郎 不过最终还是没产出那个脑洞(我就是个智障


迟了好久好久的新年快乐 希望各位开心幸福昂!

Asa×Highmore · Crush

死了OTZ

ZHONGQIII:




      汗味。


      Asa用力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甩了两下湿透的刘海,伸长手臂接过队友扔过来的球,准确地将它投进了篮筐。周五的训练总是让他有些疲惫。


      他注意到Freddie一直坐在空荡荡的观众席上——从他进球队开始的那一天——但他从没有和他对视过,每一次转头都只能碰上对方低头看书的样子。


      "听说是学长,"Finn猛地把水瓶扔到Asa的脚边,伸手指了指坐在篮筐下休息的其他队员,"他们说的。他实在太常出现在这里了。"


      "我知道。"Asa将水瓶向上抛,看它旋转两圈,平稳地竖直落地,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Freddie Highmore,我认识。"


      他当然认识他。Asa还记得进球队之前向对方表白的那天——每次想起这个他就会又纠结又自我尴尬,仿佛有人将他最不堪的东西公之于众。他还记得自己跟着对方走了好长一段路,最终还是快步上去拦住了他的去路。Highmore藏在呆板眼镜框下的那双眼睛,还有他因紧紧捏住手里的书而骨节发白的手,微微被风吹开的顺直的棕发,这一切都让Asa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如果当初真的什么都没说就好了。他这样想过无数次。现在怕是连朋友关系都没法发展了。Asa仰头灌了一口水,偷偷地瞄了一眼低着头的Highmore。


      他记得自己当时差点萌生了打退堂鼓的念头,明明高高瘦瘦的身材却透出一股子胆怯。等他表白完,Highmore抓着书脊的手显然在颤抖,目光闪躲着,张了张嘴像是想说些什么,却还是侧了侧身子从他边上走掉了。


      如果我当初也转过身抓住他,提出和他做朋友就好了。Asa这样想着。


      "他总是看你。"Finn拍了拍Asa的肩膀,笑了笑,"我撞见过无数次了。"


      "是这样么?"他自己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用力向上抛瓶子,斜着眼看了看观众席上孤单的身影。


      他撞见了一双足以令他的心脏停止跳动的眼睛,一双在他转过头去对视的时候飞快又慌张地挪开视线的眼睛。


      水瓶侧面着地,发出了炸裂一样的声响,向前滚去。


      是这样的。



      他似乎有点无心训练,拿着篮球的手不自主地抖动,甚至无法好好地瞄准篮筐的位置。


      他的眼中全剩下刚才那双眼睛。


      Asa一度以为对方到这里来这么久不是为了自己,也许是因为想要找个空荡的地方学习,也许是为了别的队员,再或者是为了一个人平静。老是看自己?这更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转头看了看观众席上安安静静待着的Highmore,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方的眼神,这样的眼神,他一直理解成"喜欢"。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样的目光,因为他一直用着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在图书馆挑选书籍的Highmore,追随着回家路上的Highmore,也不好意思地盯着迎面走下楼梯的Highmore。


      也许,他来这里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喜欢我呢?就是为了找个时机来表明心意呢?就是为了回应我之前那个蹩脚的告白呢?仅仅是这样想,他的心脏就要爆炸了。


      篮球落在座椅上几经碰撞的声响一下子抓回了Asa的注意力,他自然地向着落在观众席上的球走去,盯着那个落在highmore身边的球,也直直地看着他。


      半晌,他转而走向阶梯,拾级而上,怀着跳动的心,站在Highmore的身后。


      他很清楚,对方知道那个球的存在。他看着Highmore轻轻地合上手上的书,一只手按着身边的座椅,一只手捞过篮球,迟疑了一会儿,转头看着Asa。


      夏天的蝉鸣太聒噪,穿过体育馆的墙壁,回荡在整个篮球场,似乎连汗味都更浓了一点。可他此时听的最清楚的却是自己的心跳声,和着Highmore抱着球向他走来的脚步声。


      "抱歉。"他听见自己说。接过球的一瞬间感觉对方在自己右边的裤袋里塞了什么,纸张的触感在薄薄的运动短裤中显露无疑。


      "谢谢。"Asa摆出一个自认为算是得体的微笑。希望那不算太僵硬。他暗自想着。


      "没关系。"Highmore的声音和他从前坐在礼堂里听演讲时的不太一样,似乎更贴近也更柔和,一下子让他想起了夏夜里带着咸味的海风。


      他快速地跑下阶梯,用力将球扔给队友,背过身静了静,从裤袋里拿出那张纸条扫了一眼。


      Asa轻轻笑了笑,仔仔细细地多看了几遍,才心满意足地将它塞回裤袋,跑上前没由来地和Finn击了个掌。


      他转头,与Highmore的目光直直地撞上,几秒后,看到对方露出一个令他幻想过无数次的温暖笑容。心跳声震耳欲聋。



      "I don't care if Monday's blue.


     Tuesday's grey and Wednesday too.


     Thursday I don't care about u.


     It's Friday, I'm in love."



-
今天难得地写了沙默😋只是突然间很想傻和海默了😟
📌纸条的内容出自🎧The Cure - Friday I'm In Love
晚安
     

【Asa X Highmore】情人

天啊啊啊啊

三眠:


看看他们!只求求老爷们看看他们!【超级旋风哭泣】

我没粮吃了!我没粮吃了!

———————————————


弗莱迪一直很喜欢阿沙的眼睛。

那是一种很通透的蓝色,不容易让人发现目光从何而来,或将去哪里。如果拥有这种眼睛的人在阳光下,你永远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或许,他在用整片蓝色看东西。

他知道,当自己第一次遇到阿沙时就知道。

自己被后辈迷住了。就像是坠入了星辰大海,但很柔软。

那是学校的社团招聘,海默在数学部,那可是个冷门的地方。

等上一届的一对学长学姐走后就只剩三年级的自己了。毕竟学生们并不想学习之外社团活动还是学习。

数学这种东西吧、还真是不讨喜啊

当海默做好了高中最后一年独自一人呆在社团的准备时,门被人小心翼翼推开了。

一位乌发碧眼的少年走进,面带微笑。

“你好,我是阿沙·巴特菲尔德。这里是在招人吧?”

海默一瞬间觉得身体在过电。竟忘了该说什么。

“学长?”阿沙有点发笑的看着面前不知所措的大男孩,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啊!抱歉,来,坐这里。”海默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招呼少年坐下。

“我叫弗莱迪海默。如你所见,整个社团只有我一个人,你可想好了?”

“当然,我数学最差了。还请学长多指教。”阿沙快速在入团申请书上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名字。掉了个位置,再推给弗莱迪。

“嗯,多指教。”弗莱迪看着阿沙,头一次见到那么蓝的眼睛。

不妙啊……


————————————————


阿沙在签了自己名字后一瞬间就后悔了。

这是数学部!

妈的!这是数学部啊!

自己明明只是想加入游戏部……

可是,学长。

自己从下午进入社团招聘会的大厅时就来来回回转,想找游戏部。

人很多,挤的要命。

“好热......”他抱怨着,一直往里边空旷的地方走。

这里面应该是冷门的社团吧?他快走廊尽头,那里堆放着一些杂物,霉味让阿沙鼻头发麻。

最后一个房间里的社团,是什么样的呢?

或许是好奇心的驱使,他轻轻趴在窗沿往里瞧。

也就是这一眼,打乱了他所有计划

一位估摸着比自己大两岁的少年坐在掉了漆的,斑斑驳驳的褐色木桌子后,用手托着腮出神。

栗色短发看起来很软,眼睛睁的很大,是暗蓝色,宛如窗外蓝天的渐变色。咖啡色校服背心穿在他身上非常合适。

他在想什么?他在想什么?

我......想和他说话。

鬼使神差的,阿沙推开了门。

“这里是在招人吧?”笑容不自觉的就挂在脸上,连门上的那么大牌子“数学部”都没注意到。

有得必有失。阿沙安慰自己。

他看着入团申请表开头大大的铅字“数学部”冷汗直冒,但还是在一见钟情的弗莱迪学长前假装正经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巴特菲尔德先生陷入了危机,不仅是社团危机,更是情感危机。


————————————————


弗莱迪海默是真没想到,这位有着漂亮蓝眼睛的后辈,

数学居然那么差。

“你这样可不行啊!阿沙。”弗莱迪看着面前惨不忍睹的成绩单,敲了敲桌子。

“这可是C-!C-啊!我这辈子还没拿过C!”

阿沙无辜的摊手:“所以我才来这里提高啊数学成绩啊……”

海默一时语塞,半晌终于开口:“好吧……坐过来,我给你讲讲试卷。”于是阿沙走过来,熟练的从胸前口袋里掏出黑框眼镜,卡在鼻梁上。

“你近视?”海默有些惊讶,看着戴上眼镜就突然变文静的阿沙。

“啊?你说这个?”阿沙摆弄了一下眼镜腿,“平光镜,看书的时候喜欢戴。”

【请别把眼睛遮起来】

话到嘴边差点说出口,海默又咽了回去。自己怎么会说这种话,这不是太无理了?

“妨碍到你了吗?”阿沙像是看出了海默的心思,带有调笑意味的问。

“其实并不是......”学长变得惊慌起来,像是做错了什么事。

“那我摘掉好了,没什么大不了。”

【他的反应,很有趣】

阿沙收起眼镜,利落的翻开数学书。

然后他就困了。

海默的声音似乎也变成了催眠曲

“把书翻开到72页......嘿,不是82!”海默看出了自己的学生不对头,指正出,并伸出手想把他的书翻到正确的位置。

可一不小心,他触碰到了阿沙的手指。

他想缩回来,可阿沙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认真盯着数学书看题。

【这样挺好的,没什么不妥】

窗外的阳光不偏不倚,洒在少年来时的通道。


————————————————


哎呀妈呀那时可乐死我了……

多年后,巴特菲尔德是这么跟海默描述起那时他的心理活动的。


————————————————


一年后某天晚上,是弗莱迪的毕业典礼前夕。

两人挤在窗口看星星。

微热的夏风撩起刘海,星星像碎钻铺满宁静的夜空。

“其实晚上的天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深蓝,它是渐变色。”弗莱迪痴痴的望着,没注意到阿沙在看着自己。

“等我毕业了社团就只剩你一个人了!你可得给我好好学数学。”

阿沙挑眉,并未回答。因为他在想别的事情。

【我该怎么办?】

“你说的渐变色,是什么呢?”他用非常认真的语调问。

【我该说出来吗?】

海默依旧望着天空:“边缘是暗蓝,就像是......”

【再不说出来,就晚了】

“就像你的眼睛,学长。”

“我是为了你才加入数学部的,学长那么聪明不会看不出来。”

阿沙只觉得脑子一热,把埋在心里的所有事情全一股脑倒出来。

“弗莱迪海默,我喜欢你。”

他抬起手臂,手指伸进弗莱迪耳边的头发,将他的头扳向自己

【和想象中一样柔软的栗色短发】

阿沙凑过去,快速的,极轻的在海默嘴唇上吻了一下,像是尝到了一滴甜的不可思议的蜜。

【完了】

【完了,我怎么这么蠢】

【事情不该变成这样的】

【我再也不能和他说话了】

阿沙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他眼角的余光发现海默看着他,沉默不语。他觉得自己要被打耳光了。

不过命运总是眷顾自己的。

海默笑了:

“我敢打赌,阿沙·巴特菲尔德,假如有一点点机会,你都会比这做的更好。”

“我本来以为会是我先表白的。”

“既然这样,我就只能说'其实,我也喜欢你'了吧?”

【有那么漂亮的蓝眼睛少年,我确实对你一见钟情】


————————————————


“这么说你同意我做你的情人了?学长。”

“情人?可能不太妥当吧……”

“毕竟只有发生过性关系的恋人才叫情人。”海默替阿沙打着校服领带,满不在乎的说,“可以说我是你的男朋友什么的......”

“等等,阿沙你看我的眼神不对啊。”





Fin.